与其说苹果在走下坡路,倒不如说,智能手机的巅峰时刻过去了

原文:http://daily.zhihu.com/story/9706983

知乎问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7441102

我认为应该是说智能手机的巅峰时刻过去了。也就是从山顶下来了。

所以若说下坡路是下坡路,但是并不是只有苹果在走的下坡路,也不是说就这么一蹶不振了。更多的只是回归正常而已。

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看来,老乔的 iPhone 所带来的智能手机革命似乎是老乔一个人的天才行为。然而从消费电子市场的从业者的角度来说,这一切并非是一夜之间产生,而是有相当长的一个积累过程的。

History of iPhone

如果对于 iPhone 的产品历史有所了解的话,就应该知道在 iPhone 之前在海外存在着一块很大的个人信息终端市场:PDA 市场。这个市场发展了很多年,有很多成熟的产品。

然而,PDA 这个产品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是其移动性(或者说可携带性)与可用性之间的矛盾。2007 年之前,全世界都没有普及 3G 网络,即便有,也是超级贵。那个时候我的一个部长出差到美国,在外面想发一封他觉得挺紧急的电子邮件,于是将电脑连接到了手机上发了一下,结果收到相当于 20 万日元的一张账单,被全公司通报批评。

所以那个时候的 PDA 设备,虽然是便携设备,但是离开家或者办公室亦或是咖啡厅基本上就是个离线阅读器。为了最大限度缓和这个问题,PDA 上面的软件没有少动脑筋,弄了各种各样的离线模式,一旦连上网络,会自动缓存同步很多东西。

另外一个矛盾就是屏幕。那个时候的便携式设备的屏幕基本上最多也就是 QVGA,就是 320×240。但是那个时候的电脑已经普遍是 VGA 或者是 EGA,甚至是 WVGA 等等。网页设计一般都是按照 VGA(640×480)进行,这使得在这些便携设备上阅读这些内容变得十分不方便。

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无论是需求,还是现有设备的痛点,其实是很明确的。当时看到这个市场的也并不是老乔一人。实际上,诸如诺基亚、索爱、黑莓、三星等等,很多当时涉足移动设备的厂商都很明白这个问题。

但是事实上只有老乔成功破冰。为什么?很多理由,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苹果没有这方面的历史包袱 + 老乔的偏执与影响力。

其它公司看到这些问题和市场趋势的,都是下面实际做业务的基层。虽然现有设备从用户角度来说有着各种各样的痛点,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别的选择,要么 PDA,要么傻兮兮的移动电话。除了苹果之外的企业,都在这些传统市场上获得了足够丰厚的利润,所以,虽然知道问题,但是没有人愿意去打破这个安全区。

而苹果则不同。苹果作为一个挑战者和破局者,本来就是没有地位,必须打破这种稳定的结构,才可能有自己的生机。加上老乔对使用体验的一贯苛刻要求、偏执狂、以及在苹果的地位,所以老乔决定要做的事情苹果只能义无反顾地去做。

我说这些并非只是主观臆测。因为在老乔开发初代 iPhone 的时候,我在索尼作为一名工程师开发着索尼版本的 iPhone。但是,与苹果不同,索尼内部是 bottom up,下面的人一方面知道市场需求和产品痛点,一方面非常小心谨慎地对产品规格进行各种阉割,生怕触及负责传统市场的部门(比如索爱)的神经。所以最终推出的产品就变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鸡肋货,很快就死了。

Why Apple succeeded where Sony failed: Control Shift – SmartCompany

我不是在为索尼喊冤,我想说的是,2007 年出现 iPhone 这样的革命性产品,并非是老乔一觉睡醒觉得差不多了就差不多了,而是在这一年终于各方面都准备得差不多了。首先,2007 年是全球主要国家 3G 开始大范围普及的一年,各国的通信运营商都希望在这个市场抢得最大的蛋糕,为此他们需要能够诱导用户使用 3G 网络的产品。在美国,最初支持 3G 的 iPhone 是 sim lock 在 AT&T 上的,因为老乔必须说服通信供应商给他足够廉价的流量套餐,智能手机才能够卖得掉。这件事情在 2007 年之前是很难的,因为这等于是让通信运营商自宫。但是,在 2007 年,通信运营商为了抢占 3G 市场,他们答应了这个要求——前提是,你必须将用户死死绑定在我们的网络上。

事实上,当年索尼也在和 AT&T 谈类似的事情。但是,由于害怕触及索爱的现有利益,这个事情谈得半遮半掩,以至于后来转向了通过另外一个 3G 口袋 WiFi 来中转这种隔靴搔痒的方向。这就是历史包袱对创新的扼杀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解决了联网问题,接下来是屏幕。我在索尼的那个项目的一代产品依然是 QVGA 分辨率。老乔的一代 iPhone 其实也没好多少,相当于两块 QVGA(320×480)。但是,在我们做一代产品的时候,硬件部门就发现了一个厂家马上就能提供量产品质的 800 像素屏幕,DPI 高达 300 以上。在硬件部门拿到样品之后,他们很快将这块屏幕集成在了开发板上,然后给了我们软件部门评价。我花了大约不到一周的时间移植了一个低版本的 Firefox(好像是 1.x 版本)上去,在打开网页的那个瞬间所有来看的人都被惊艳到了。由于极高的 DPI 以及 800 像素宽的屏幕,网页可以按照和 PC 一样的排版显示,而且看起来比 PC 屏幕精细得多。虽然字比蝇头还小,但是看上去非常精致,真是美极了。

后来 iPhone 4 便是用的这块屏幕的升级版,分辨率高达 920 像素。对比 iPhone 3GS,iPhone 4 的地位,我想各位果粉比我清楚。这里面这块屏幕的份量,我想用过的人都知道。

说了那么多,看起来好像有些跑题,所以让我回到“现在苹果有没有走下坡路”这个问题本身。我不否认老乔的重要作用,因为只有苹果成功打破了旧世界。但是我想指出,iPhone 惊艳到世界的这些“黑”科技,其实是整个产业多年积累的结晶。这些结晶在旧世界的死水一潭一般的平衡当中被雪藏,老乔发掘了它们并且将它们有机组合成了一个产品,通过他杰出的执行力将其在正确的时间点推出,引爆了市场当中压抑很多年的需求。用户为之流泪,是因为被传统电信业压迫得太惨了。

所以,这种爆发,这种革命,就如同大地震一样,是需要经年累月的积累的。这个积累不仅包括技术,还包括需求、社会基础资源等等很多很多东西。正是所谓的厚积薄发。

当这些在一瞬间被老乔引爆的时候,掀起了 10 米高的浪花,让大家把老乔当神,把苹果推上了全世界的巅峰。但是,很快能量也随着这种爆发释放殆尽,从而大家开始觉得苹果走下坡路了。

所以,如开头我所回答的,并不是苹果走了下坡路,只是烟花放完了,假期结束了,我们又要重新回到积累的过程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