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s from Jackie Toggle Comment Threads | 键盘快捷键

  • Jackie 12:49 PM on 2019年2月18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资本的本质,就是不同模式的资源掠夺。

    网民
     
  • Jackie 8:36 AM on 2019年2月13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幼儿园时期与同学相处不好的孩子长大后工资更低 

    据外媒报道,一项新的研究表明,那些在幼儿园与同学相处不好的的男孩,成年后的收入可能比没有交流问题的同班同学低。那些在课堂上注意力较少或与同学相处不好的人在成年后的收入至少比同龄人少1300美元(约合8821元)。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长期以来,学生在学校的交流问题一直与较低的学术成就和收入水平有关。

    这项新的研究通过检查幼儿园教师的行为评估,然后观察30年后学生在纳税申报表上的收入。蒙特利尔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Sylvana Cote博士说:“幼儿园教师评估可以很好地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的问题,与同龄人和成年人的行为问题、学校失败、犯罪行为、药物滥用等等。”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调查了从1984年到2015年的920名6岁男孩。所有的男孩都来自蒙特利尔的低收入社区,因此研究人员控制了可能影响未来收入的因素,如父母的收入和教育水平、家庭结构和邻里贫困程度。

    他们的幼儿园教师被要求对他们的五种行为进行评分: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反对、身体攻击和亲社会行为。亲社会行为是为他人利益而采取的行为,包括帮助和分享。到他们30多岁的时候,这些男孩平均每年挣28,866美元(约合19.6万元)。而那些在课堂上注意力较少或与同学相处不好的人在成年后的收入至少比同龄人少1300美元(约合8821元)。

    教师对多动症、反对和攻击性的评价似乎不会影响以后的收入。然而,亲社会行为与年收入平均增长有关。

    Cote博士说,这些结果表明,旨在帮助学生在年轻时改善行为的学校课程可能会带来终身的经济效益。她说,如果学校从幼儿园开始为这些孩子提供足够的支持,他们就能在学校取得成功,并且减少吸毒和违法行为方面的问题。但目前还不清楚,对于在富裕社区长大的学生或对女孩来说,结果是否相似。

    没有参与这项研究的美国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和波士顿医学中心的儿科研究员Caroline Kistin博士说,教师对行为的评估也可能存在偏见。Kistin博士说:“此前的研究显示,教师如何根据孩子的种族、性别和社会经济地位对孩子的行为进行评分,存在显著差异。学生在学校受到的待遇也存在着已知的差异,包括谁被安排在不同的特殊教育轨道上,谁被要求复读一年,谁被停学。”

    为了在学校和以后的生活中取得成功,学生们需要学校和其他力量的支持。Kistin博士说:“家长、教师和医疗提供者应该共同努力,改善围绕儿童发展和社交技能的沟通,重点是在有问题时尽早采取支持性干预措施。”

     
  • Jackie 9:40 PM on 2019年2月9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研究表明:父母多花时间陪伴 会让孩子更聪明 

    专家说,父母花更多的时间在孩子身上,孩子就会越聪明。一项关于孩子学业成就的研究发现,与父母的智力或收入相比,与家人共度美好时光的影响更大。研究发现,母亲的教育对子女的影响比父亲的更大。同时,女孩的教育比男孩更容易受到失去父母的影响。

    美国和以色列研究人员分析了以色列近70万儿童的数据,以检验失去父母或生活在离婚家庭的影响。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Bruce Weinberg说:“在关于什么能帮助孩子在学业上取得成功的争论中,我们发现,遗传学并不是唯一的主要因素。学生的成功不仅仅来自聪明的父母,还在于父母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

    这项研究涉及22 000多名18岁前失去父母的儿童、77,000多名父母离婚的儿童和60多万没有父母死亡或离婚的儿童。调查考察了这些孩子是否通过了以色列的大学考试。以色列的大学考试通过率为57%。

    Weinberg教授说:“我们发现,如果一个母亲去世了,她的教育对于她的孩子是否通过考试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同时父亲的教育变得更加重要。如果一个父亲死了,情况就会相反。”

    同样,研究发现,父母照料子女的教育对死亡或离开家庭的父母的教育水平影响更大。然而,母亲的教育对子女的影响比父亲的更大。同时,女孩的教育比男孩更容易受到失去父母的影响。研究也表明,父母的收入与孩子的学业成就没有多大关系。

    研究人员称,失去母亲比失去父亲造成的影响更大,父亲往往是家庭的养家糊口者。如果继母进入孩子的生活,失去母亲的负面影响可以扭转,但获得继父却没有什么不同。

    研究还发现,当孩子属于更大的家庭时,母亲的教育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研究人员认为,有更多孩子的妇女更有可能花更多的时间与他们在一起。同样,研究结果显示,母亲的教育水平对孩子的学业成就有更大的影响,因为如果父母分居,他们更有可能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同时,女孩比男孩更容易受到失去父母的影响。

    Weinberg教授说:“我们在那些经历父母死亡和父母离婚的孩子身上发现了类似的结果。这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其他研究表明,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往往会花更多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

     
  • Jackie 8:08 PM on 2019年2月5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三评“百度已死?”之三:关乎未来,不负时代期待 

    原文: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9/0201/c1003-30605868.html

    【编者按】近日,网民热议百度的内容搜索结果存在问题。为理性探讨互联网生态的健康发展,呼吁行业不忘开放共享的初心,提供更多优质服务,满足网民的期待,人民网推出《三评“百度已死?”》。

    谁掌握了互联网,谁就拥有了时代主动权。互联网企业健康成长,关系美好生活,关乎民族复兴。

    纵观今时今日,从时间到空间,从生产到生活,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革命,孕育了我们身边一批耳熟能详的互联网企业,不仅为人们创造了获取知识、表达诉求、交流情感的精神家园,也为发展打造了转型升级、创新驱动、跨界融合的强劲引擎。

    互联网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也像水流一样互联互交、互通有无。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业界“盲目圈地”“围墙篱笆”等乱象频出,给用户体验带来不便,也为发展前景蒙上阴影。人们不禁要问,互联网的未来到底是多级对立、壁垒丛生,还是沟通协作、开放共享?

    公众的答案显而易见,互联网巨头交出的答卷却并不令人满意。有人说,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不缺市值、不缺收入、不缺用户,唯独缺稳定输出的价值观。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从公共管理角度来说,互联网巨头的市场支配地位实际上形成了另一种意义的“社会公权力”,用好了可以受益匪浅,用歪了就将贻害无穷。倘若用门户之见取代发展远见,只顾着“抢占地盘”、只醉心“厮杀内耗”、只攫取“人头流量”,甚至为维护垄断地位而不择手段打压竞争者,不仅会抑制互联网行业的创新活力,还会削弱整个社会开放共享、互联互通的前进动力。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这里的“大”,指的不仅是体量之大、规模之大,更要包括格局之广、境界之高。手握巨大的数据洪流,坐拥数以亿计的用户流量,如何管理使用考验着互联网巨头的智慧和能力。要知道,产业再多、市值再高,都必须涵养顺应时代呼声、回应用户需求的企业文化,与互联网经济发展壮大同气同求,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同心同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稳定的政策支持和社会氛围,为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反之,成长为巨头的互联网企业应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履行该履行的责任,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对此,不妨参照那些风雨不衰的百年老字号。它们屹立不倒的密码,就在“同修仁德,济世养生”的情怀里,就在“天贵人和,厚德致远”的追求中。如果只是简单沉醉“一亩三分地”的短视之举,动辄萌生“画地为牢”的浅显思维,这样的企业注定将沦为拍在沙滩上的浪花,成不了推动“中国号”巨轮前行的波浪。

    互联网是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也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变量。正因如此,“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希望广大互联网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统一,在自身发展的同时,饮水思源,回报社会,造福人民。”这是对互联网企业最深刻的警醒,也是广大用户最真挚的期盼。

     
  • Jackie 8:14 AM on 2019年2月1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三评“百度已死?”之二:互联互通,基石怎可动摇 

    原文:http://m.people.cn/n4/2019/0131/c25-12278790.html

    【编者按】近日,网民热议百度的内容搜索结果存在问题。为理性探讨互联网生态的健康发展,呼吁行业不忘开放共享的初心,提供更多优质服务,满足网民的期待,人民网今日起推出《三评“百度已死?”》。

    产品一旦被巨头视作威胁,要么被打压要么被收购,夹缝中生存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举步维艰;巨头动辄打造“产业链”、言必称“生态圈”,但自身的核心产品却不断出现问题……近年来,互联网领域集中度日渐提高,赢者通吃的资本逻辑、无界扩张的发展路径,似乎成为某种“定律”。

    客观来说,不论是以“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为使命的百度,还是从杭州湖畔“铁下心来做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抑或是做即时通讯软件起家的腾讯,企业的成绩来之不易,为中国迈入世界互联网大国之列作出了历史贡献。也因如此,他们获得荣誉、赢得认可,党中央、国务院还授予了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但大要有大的样子,大更要有大的责任。坚定而清晰的发展战略、须臾不忘的社会责任、站位更高的行业引领,是互联网企业由大到强的重要支撑。

    从企业自身发展来看,漫无边际的扩张绝非最佳选择,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打开巨头们的投资版图,电子商务、医疗健康、汽车交通、外卖快递等可谓多点开花,但是内部腐败、机构臃肿、重复投资、低效率、官僚化等也如影随形。资本并非万能,与其无边界扩张,不如刀刃向内,做好核心产品的优化提升。

    从行业发展来看,利用市场优势地位进行扩张,甚至由此形成资本霸权、巨头垄断的现象,需要高度警惕。巩固自身优势地位、对待竞争不手软尚可理解,但利用优势地位压制创新,则有损市场公平。共享单车、外卖、网络购物、金融等,无一例外最终成为巨头们角逐的战场。资本如果用起霸权逻辑,伤害的是良性的竞争环境,不利于创新力量的充分涌流和长远发展。

    当然有人会说,资本逐利无可厚非,市场竞争本身就是残酷的,成王败寇是常态。但竞争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什么值得鼓励,什么必须禁止,含糊不得。良性的竞争绝不是靠资本的威慑、无边界的扩张、人为设立的壁垒,而是要落在优质产品服务供给上。从魏则西事件,到血友病吧被卖事件,再到此次曝光的百家号存在虚假信息,商业模式的迭代、产品种类的增加,反而带来了产品质量的下降。倘若因此丧失了用户的信任、受到监管部门的惩处,如此扩张得不偿失。

    有专家分析,搜索引擎在PC时代是互联网信息导航,现在到了移动APP时代,单一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的作用大大降低。为了在信息流场景上触达足够多的用户,曾经拥有巨大入口流量的搜索引擎不得不考虑自己做“号”,强行编织内容生态,勉力维持流量。这其中,有百度的无奈,但也说明了百度没有抓住转机,发挥技术优势,开发出针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一代搜索引擎,或者打造开放的客户端联盟,却自我“降维”,陷于做“号”,结果自废“武功”。

    可以说,此次的百度事件暴露了当前互联网巨头发展面临的集体问题:在疯狂追求“平台效应”和用户数量的盲目扩张中,为维护自身市场优势地位,正纷纷“画地为牢”,平台内自我导流,对竞争对手选择性屏蔽。这种行为正在动摇互联互通这一互联网的根本基石。

     
  • Jackie 8:12 AM on 2019年2月1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三评“百度已死?”之一:开放共享,岂能言行不一 

    原文:http://m.people.cn/n4/2019/0131/c25-12277023.html

    【编者按】近日,网民热议百度的内容搜索结果存在问题。为理性探讨互联网生态的健康发展,呼吁行业不忘开放共享的初心,提供更多优质服务,满足网民的期待,人民网今日起推出《三评“百度已死?”》。

    对不少网民来说,“百度一下”意味着“你就知道”。但实际上,百度一下,你就一定能知道吗?

    近日,网民和媒体纷纷指责百度“不再是寻找中文互联网内容的地方,而是百度自家的站内搜索”。百度也迅速做出回应,指出“百家号内容全站占比小于10%,可以优化浏览体验”。尽管否认了指控,却从侧面印证了产品逻辑,默认了搜索设置。

    用户对产品最有发言权。百度能被广大网友设成首页,足见“爱之深”;今天又被用户宣称“百度已死”,可见“责之切”。一个独占鳌头的搜索引擎何以不断遭到质疑?

    “百度已死”固然耸人听闻,而争议的焦点恰恰在于,百度通过提供有选择的信息结果,达到向自家产品引流的商业目的,而且内容良莠不齐,甚至存在涉嫌侵权和虚假的信息,这无疑从根本上违背了其作为公共搜索引擎的初衷。要知道,流量可以流动,但决不能任由摆布、随意操纵。

    无论如何,一个已达到垄断级别的搜索引擎,已经不是哪个企业的“私家花园”,而首先是互联网的公共平台。倘若以流量变现为目的、以亲近远疏为规则,那么搜索引擎只会沦为牟利的私器、营销的沃土。曾经的教训历历在目:当贴吧的公共空间标上“可售卖”的价码,当寻医问诊的页面布上广告陷阱,病友的家园变成骗子的“狩猎场”。这些悲剧一再警醒我们,谁掌握了信息入口,谁就要相应地担起责任,这是互联网时代的共识。

    不可否认,对每一个搜索引擎而言,排名总有先后,结果总有页码。但问题在于,究竟以怎样的逻辑进行布局、用怎样的标准加以考量。“按照优质内容排序”的承诺践行了吗?平台内容的把关义务尽到了吗?事实证明,那种只在乎企业利益不注重公共效益的做法,无异于竭泽而渔、饮鸩止渴,不仅失去用户,而且触犯众怒。

    有人问,为什么总揪着百度不放?因为搜索引擎是普通用户进入互联网世界非常重要的入口,是信息流动的中转站。构建互联互通、开放共享的产业生态,提供精准、客观、全面的信息服务,才能满足国家、社会和用户的基本要求。

    其实,何止是百度,几乎所有成规模的互联网企业都期望做成“平台级”。但是,这些企业真的理解并弘扬了平台的价值了吗?对于直接服务亿级用户的互联网平台,公共性和公益性是第一属性。平台越大,责任越大。平台的公共性与资本的逐利性,似乎存在天然的冲突,如何处理好两者关系,正是对企业最大的考验之一。

    从衣食住行到生老病死,互联网的触角如今无处不在,造就了“简单可依赖”的搜索引擎,催生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电商网站,培育了“联通你我”的憨态企鹅……超级平台便利了人们的生活,也承载了亿万用户对互联网时代的美好希冀,理应做出更多的努力。然而如今,一些互联网企业以“开放”之名、谋“封闭”之实。一个又一个看似完整的产业生态,实则构成了圈养用户、压榨利润的封闭围栏。这违背了开放共享的时代潮流,也触犯了互联互通的网络法则,注定无法持续。

     
  • Jackie 4:33 PM on 2019年1月30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http://daily.zhihu.com/story/9664982
    关于电费,你该了解的

     
  • Jackie 8:40 AM on 2019年1月30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iOS曝重大隐私缺陷 FaceTime用户可窃听受话方谈话 

    北京时间1月29日消息,苹果FaceTime被曝存在重大缺陷,当用户在尝试通过FaceTime与其他人通话时,在对方接听或拒绝接听前,用户就能听到对方的谈话。

    这被认为是一个严重的隐私问题,因为它意味着用户基本上能窃听任何iOS用户谈话。更重要的是,受话方不会察觉到有人在偷听其谈话。

    9to5Mac通过让iPhone X借助FaceTime与iPhone XR用户通话再现了这一缺陷。据悉该缺陷影响运行iOS 12.1及更新版本iOS操作系统的iOS设备。

    这一缺陷的危害是实实在在的。用户可以窃听任何其他iPhone用户的谈话,而对方则完全蒙在鼓里。目前尚不清楚iPhone用户应当如何避开因该缺陷受到攻击,只有等待苹果发布补丁软件。

    目前尚不清楚该iPhone FaceTime缺陷是否能在服务器端得到修复,或苹果是否会迅速发布补丁软件。至少让人略感欣慰的是,该缺陷不会影响到摄像头,不会使用户的一举一动受到监视——只是影响到麦克风。

     
  • Jackie 4:26 PM on 2019年1月29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与其说苹果在走下坡路,倒不如说,智能手机的巅峰时刻过去了 

    原文:http://daily.zhihu.com/story/9706983

    知乎问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7441102

    我认为应该是说智能手机的巅峰时刻过去了。也就是从山顶下来了。

    所以若说下坡路是下坡路,但是并不是只有苹果在走的下坡路,也不是说就这么一蹶不振了。更多的只是回归正常而已。

    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看来,老乔的 iPhone 所带来的智能手机革命似乎是老乔一个人的天才行为。然而从消费电子市场的从业者的角度来说,这一切并非是一夜之间产生,而是有相当长的一个积累过程的。

    History of iPhone

    如果对于 iPhone 的产品历史有所了解的话,就应该知道在 iPhone 之前在海外存在着一块很大的个人信息终端市场:PDA 市场。这个市场发展了很多年,有很多成熟的产品。

    然而,PDA 这个产品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是其移动性(或者说可携带性)与可用性之间的矛盾。2007 年之前,全世界都没有普及 3G 网络,即便有,也是超级贵。那个时候我的一个部长出差到美国,在外面想发一封他觉得挺紧急的电子邮件,于是将电脑连接到了手机上发了一下,结果收到相当于 20 万日元的一张账单,被全公司通报批评。

    所以那个时候的 PDA 设备,虽然是便携设备,但是离开家或者办公室亦或是咖啡厅基本上就是个离线阅读器。为了最大限度缓和这个问题,PDA 上面的软件没有少动脑筋,弄了各种各样的离线模式,一旦连上网络,会自动缓存同步很多东西。

    另外一个矛盾就是屏幕。那个时候的便携式设备的屏幕基本上最多也就是 QVGA,就是 320×240。但是那个时候的电脑已经普遍是 VGA 或者是 EGA,甚至是 WVGA 等等。网页设计一般都是按照 VGA(640×480)进行,这使得在这些便携设备上阅读这些内容变得十分不方便。

    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无论是需求,还是现有设备的痛点,其实是很明确的。当时看到这个市场的也并不是老乔一人。实际上,诸如诺基亚、索爱、黑莓、三星等等,很多当时涉足移动设备的厂商都很明白这个问题。

    但是事实上只有老乔成功破冰。为什么?很多理由,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苹果没有这方面的历史包袱 + 老乔的偏执与影响力。

    其它公司看到这些问题和市场趋势的,都是下面实际做业务的基层。虽然现有设备从用户角度来说有着各种各样的痛点,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别的选择,要么 PDA,要么傻兮兮的移动电话。除了苹果之外的企业,都在这些传统市场上获得了足够丰厚的利润,所以,虽然知道问题,但是没有人愿意去打破这个安全区。

    而苹果则不同。苹果作为一个挑战者和破局者,本来就是没有地位,必须打破这种稳定的结构,才可能有自己的生机。加上老乔对使用体验的一贯苛刻要求、偏执狂、以及在苹果的地位,所以老乔决定要做的事情苹果只能义无反顾地去做。

    我说这些并非只是主观臆测。因为在老乔开发初代 iPhone 的时候,我在索尼作为一名工程师开发着索尼版本的 iPhone。但是,与苹果不同,索尼内部是 bottom up,下面的人一方面知道市场需求和产品痛点,一方面非常小心谨慎地对产品规格进行各种阉割,生怕触及负责传统市场的部门(比如索爱)的神经。所以最终推出的产品就变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鸡肋货,很快就死了。

    Why Apple succeeded where Sony failed: Control Shift – SmartCompany

    我不是在为索尼喊冤,我想说的是,2007 年出现 iPhone 这样的革命性产品,并非是老乔一觉睡醒觉得差不多了就差不多了,而是在这一年终于各方面都准备得差不多了。首先,2007 年是全球主要国家 3G 开始大范围普及的一年,各国的通信运营商都希望在这个市场抢得最大的蛋糕,为此他们需要能够诱导用户使用 3G 网络的产品。在美国,最初支持 3G 的 iPhone 是 sim lock 在 AT&T 上的,因为老乔必须说服通信供应商给他足够廉价的流量套餐,智能手机才能够卖得掉。这件事情在 2007 年之前是很难的,因为这等于是让通信运营商自宫。但是,在 2007 年,通信运营商为了抢占 3G 市场,他们答应了这个要求——前提是,你必须将用户死死绑定在我们的网络上。

    事实上,当年索尼也在和 AT&T 谈类似的事情。但是,由于害怕触及索爱的现有利益,这个事情谈得半遮半掩,以至于后来转向了通过另外一个 3G 口袋 WiFi 来中转这种隔靴搔痒的方向。这就是历史包袱对创新的扼杀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解决了联网问题,接下来是屏幕。我在索尼的那个项目的一代产品依然是 QVGA 分辨率。老乔的一代 iPhone 其实也没好多少,相当于两块 QVGA(320×480)。但是,在我们做一代产品的时候,硬件部门就发现了一个厂家马上就能提供量产品质的 800 像素屏幕,DPI 高达 300 以上。在硬件部门拿到样品之后,他们很快将这块屏幕集成在了开发板上,然后给了我们软件部门评价。我花了大约不到一周的时间移植了一个低版本的 Firefox(好像是 1.x 版本)上去,在打开网页的那个瞬间所有来看的人都被惊艳到了。由于极高的 DPI 以及 800 像素宽的屏幕,网页可以按照和 PC 一样的排版显示,而且看起来比 PC 屏幕精细得多。虽然字比蝇头还小,但是看上去非常精致,真是美极了。

    后来 iPhone 4 便是用的这块屏幕的升级版,分辨率高达 920 像素。对比 iPhone 3GS,iPhone 4 的地位,我想各位果粉比我清楚。这里面这块屏幕的份量,我想用过的人都知道。

    说了那么多,看起来好像有些跑题,所以让我回到“现在苹果有没有走下坡路”这个问题本身。我不否认老乔的重要作用,因为只有苹果成功打破了旧世界。但是我想指出,iPhone 惊艳到世界的这些“黑”科技,其实是整个产业多年积累的结晶。这些结晶在旧世界的死水一潭一般的平衡当中被雪藏,老乔发掘了它们并且将它们有机组合成了一个产品,通过他杰出的执行力将其在正确的时间点推出,引爆了市场当中压抑很多年的需求。用户为之流泪,是因为被传统电信业压迫得太惨了。

    所以,这种爆发,这种革命,就如同大地震一样,是需要经年累月的积累的。这个积累不仅包括技术,还包括需求、社会基础资源等等很多很多东西。正是所谓的厚积薄发。

    当这些在一瞬间被老乔引爆的时候,掀起了 10 米高的浪花,让大家把老乔当神,把苹果推上了全世界的巅峰。但是,很快能量也随着这种爆发释放殆尽,从而大家开始觉得苹果走下坡路了。

    所以,如开头我所回答的,并不是苹果走了下坡路,只是烟花放完了,假期结束了,我们又要重新回到积累的过程当中去。

     

     
  • Jackie 8:46 AM on 2019年1月28日 链接地址 | 回复  

    摇晃入睡不仅有助睡眠还能提高记忆力 

    科学家们发现,摇晃入睡的人睡得更快,也睡得更安稳。而且睡得更好之后第二天记忆也更好了。瑞士日内瓦大学的研究人员让18名成年人睡在一张普通的床上,其中一张床左右摇晃。在晃动的床上,人们睡得更快,夜间醒来的可能性更小,“微清醒”更少。人们在第二天工作或上学时可能会感觉出来自己睡得更好。

    科学家们发现,睡前轻轻摇晃的人睡得更快,睡得更安稳。而且这些人被要求记忆46对单词时,他们平均还多记住3个单词。

    专家认为摇晃的动作与控制睡眠的脑电波同步。日内瓦大学这项研究的负责人Laurence Bayer博士说:“睡个好觉意味着快速入睡,整夜都在睡觉。然而,我们观察到,尽管摇晃与不摇晃这两种情况下他们都睡得很好,但当他们被摇晃时,他们会更快地入睡。”

    此外,摇晃入睡的人有较长的深度睡眠时间和较少的清醒,这意味着睡眠质量更好。长期以来,婴儿一直被父母抱着摇晃,以帮助他们入睡。研究人员此前已经发现,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那些在短暂小睡中摇晃的成年人,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移动的汽车和火车中很容易入睡。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人们被监视了一整夜,以了解摇晃对深度睡眠的影响。睡眠追踪显示,他们在第一个昏昏欲睡的阶段之后就睡着了,在摇床上比不摇晃睡觉快6分钟。

    为了测试这是否改善了睡眠者的记忆,研究人员给他们46对单词进行记忆,测试他们在睡觉前记住了多少单词。在睡好觉之后,有人会更多地记得他们前一天学到的东西,使从考试复习到长期工作项目的一切都变得更容易。事实上,那些睡得更好的人比前一天晚上多记了4.7个单词。相比之下,在固定床上的人只增加记住了1.5个单词。

    研究测量了当大脑在夜间发生的“微清醒”。 人们没有意识到它们,它们只持续3到11秒,但它们扰乱了睡眠,增加了夜间醒来的风险。摇晃入睡的人在夜间睡眠时微醒次数减少了35次,从而改善了睡眠质量。他们晚上有超过27%的时间睡得很深,而在不摇动睡眠时,这一比例略高于22%。

    研究人员说,摇晃可以激活控制平衡的前庭系统,也可能有益于脑电波。这可能会有益失眠症患者和有睡眠问题的老年人的治疗。

     
c
写新的
j
下一篇文章/下一个回复
k
前一篇文章/以前的回复
r
回复
e
编辑
o
显示/隐藏 回复
t
回到顶部
l
go to login
h
show/hide help
shift + esc
取消